王四新:加强国家政府立法监管力度及多部门合作是未来我国治理互联网的最快突破口
2016-04-01 14:07:15
  • 0
  • 0
  • 0
  • 0

核心观点:(1)苹果支付是否具备完整的审核资质,在我方未具备苹果公司的基础应用的可预期、可判断、可控制的情况下,其安全性有待考量;(2)在网络安全审查未形成体系时,如何把控苹果支付入华是需要多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共同配合的;(3)我国在互联网领域尤其立法方面保持摸着石头过河的心态是非常好的,在未出台相应的规则法律时,应当充分的挖掘现行规章制度里的有用内容进行深度剖析,会比匆忙立法的效果更快更好;(4)FBI与苹果公司好比两个帝国,一个世俗帝国与另一个技术和商业帝国之间的博弈而非作秀;(5)苹果公司从过去配合FBI到如今的反目因以下几点:1未经允许暴力破解系统,导致苹果公司无法解决问题;2FBI以反恐为由,致使后续合作未能满足美国法律要求,并在无法解决问题时对苹果公司产生不信任;3苹果公司就初审法院应FBI起诉提出的过分要求需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4FBI启用司法程序,致使苹果公司至于两难境地,对其形象造成沉重的打击。

 

    第一点,在苹果支付入华这一件事情上,目前根据我所掌握的相关信息,好像是有点突然,或者说我们的相关监管措施没有对他进行把关,突然一下子好像就来了。这多少让我有点不解,这么大的事情,如此具有基础地位的互联网应用,说来就来,公众知之甚少,我难免产生这样的疑问:苹果支付经过了完整的审核程序吗?我们能够确保其应用是安全的吗?

    在对待苹果支付这样的基础应用方面,我非常同意周院士和其他专家的意见,我们就当小心小心再小心,仔细仔细再仔细。现在再回顾互联网发展的历史来,从全球角度来看,凡是还有点产业规模的,还有点基础应用的,基本上就剩两个国家,首当其冲的是中国,其次,是俄罗斯。这两个国家为什么还有点仅存的基础应用和产业规模,是因为这两个国家一开始就对美国保持了足够的警惕,是在用自己最大的力量来厘定自己电子边界,而不是像其他国家那样,任由美国的技术和基础应用来占领自己市场。

    苹果支付来自美国,是全球技术实力最强的美国公司在中国推广的一个互联网金融方面的基础应用。在我们的技术远远达不到对苹果的基础应用做可预期、可判断、可控制的情况下,在苹果支付对中国的社会各方面的影响,尤其是金融安全、手机产业等方面的影响还看不清楚的情况下,我觉得我们就当对类似苹果支付进入中国这样的事情,严格把关,慎之又慎。

 

    第二点,关于网络安全审查,苹果进入中国,没有对其进行网络安全审查,也不知道政府的相关监管机构是否对其安全性进行过全面的检测。我想就网络安全审查说一下我的看法。据我所知,网络安全审查的制度建设方面,不仅中国在路上,而且互联网产业和现代法制最为发达的美国,也都没有成型的法律体系和定型的程序。在这种情况下,要求像苹果支付这样的基础应用进入中国的时候,自动启动网络安全审查,至少在目前来看,还是奢望。这两年中国政府一方面在操作的层面上,开始对一些基础的互联网应用或产品进行着安全方面的审查,并在实践的过程中不断积累着经验。但另一方面,网络安全审查毕竟涉及政治、经济等方面中国政府与美国政府及美国的一些互联网方面的中国企业之间的博弈,网络安全审查以前也没有定型的东西可以照搬,在这种情况下,指望网络安全审查来解决类似于苹果支付在中国落地的问题,还不太现实。

    退一步来讲,即便将来有了网络安全审查法,也不能希求网络安全法能一劳永逸的解决今天我们所讨论的问题,就像今天我们所讨论的苹果支付进入中国,背后可能有很复杂的重大利益角逐,有非常强大的资本格局在发挥着作用。如果整个社会,尤其是肩负监管职责的政府部门没有较强的安全意识,如果我们的技术没有达到对苹果支付所使用的核心技术可能产生的社会后果有清楚准确的预判,我有网络安全审查法,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第三点,对于互联网这个领域很多事情,尤其是立法方面的事情,保持摸着石头过河的心态非常好,保持一颗谦虚的心非常重要。互联网是一个正在发展的庞然大物,很多东西我还没来得及体验,还看不清楚其中的规律性的东西,我们解决相关问题的经验相对来讲还比较频贫乏。所以这个时候强行制定一些法律,我觉得不一定会好,可能也有负面的作用,尤其是从网络安全审查这个角度来讲,用好了,有利于缓解目前我们所面的紧张的安全形势,用不好可能起到相反的作用。

坚决好响应的问题,也不能完全凭感觉,还需要相应的规则。在新的规则没有制定出来,在新的法律没有生效之前,我们需要用好现有的规则体系,需要从现有的规则体系里面挖掘出有用的内容,用这种方法来解决目前互联网领域里的许多问题,可能比我们制定新的法律来得更快也更有效果。

 

关于苹果解锁门

    关于苹果解锁门这个案件,我想表达几点可能与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流行说法不太一致的观点。苹果解锁门案件进入公共领域以后,有一种流行的看法,认为FBI和库克在互相作秀。通过我的研究,我百分之百的认为,两个人不是在配合着作秀,而是在真刀真枪地干架。FBI不禁用尽了自己的行政权力,来试图迫使苹果公司就范,而且在行政权无法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启动司法程序,让法院加入进来。按照美国的游戏规则,法院一旦加入进来,原来争执的双方,就必须到公开的台面上来进行公开的较量。

    这个案件目前经过了基层法院,经过了联邦巡回法院,百分之百会打到联邦最高法院。美国这个国家甚至世界上其他许多国家的人,都会持续关注这个案件审判过程和判决结果。这也注定了,双方都已经没有了退路,都只能与对方血战到底。

    这个案件对立的双方一个是美国联邦调查局,一个是苹果公司,美国联邦调查局背后是美国政府,联邦调查局是在行使美国政府的管理权限。美国这个国家是15世纪以来,按照现代政治学逻辑建构的世界上的最强大的帝国。苹果是跨过公司,是按照全球商业逻辑和技术逻辑建造的技术和商业帝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手机、电脑等与互联网有关的硬件制造技术和最强大的技术、产品变现能力。苹果公司的市值和拥有的现金,全世界没有哪个公司可与之比肩。因此,我更愿把这个案件看作是两个帝国之间的对决。一个是世俗帝国,而另一个是技术和商业帝国。这个案件的胜负,对于实力处于上升期的商业和技术帝国来讲至关重要。如果苹果公司能够守住自己的阵地,则会向自己构建的严密的商业和技术帝国,迈出重要一步。如果最高法院支持FBI提出的解决方案,象征苹果帝国坚不可摧的苹果产品,则可能沦为政府可以随便进入的私家后院。虽然不会彻底摧毁苹果帝国,必然会使苹果迈向独立的商业和技术帝国的步伐有所变慢。

    第二个问题,苹果公司是否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不配合美国政府,不配合FBI。我所看到的材料告诉我,去年12月恐怖袭击事件之后,苹果公司再配合政府调查方面,是非常主动积极的,并没有任何的不情不愿。除第一时间向联邦调查局提供了苹果公司掌握的所有数据外,苹果公司还参与了联邦调查局组织的各种调查活动和各种意见、方案征集活动,苹果公司积极利用自己的技术帮助联邦调查局获取各种各样的数据,也包括准备帮助联邦调查局获取恐怖分子留下来的那部手机上的数据。

    苹果公司与联邦调查局从紧密合作,到相互翻脸,再到最后赤膊血战,是因为FBI在整个事件进展的过程中,有几个做法彻底惹恼了苹果公司,把苹果公司逼到了不与FBI肉搏就没有其他办法的地步。

    第一,FBI想获取恐怖分子留下的手机里的数据的时候,他没有给苹果的技术专家征询意见,询问怎么样在苹果公司的技术专家的帮助下获取手里里的数据,而是自作主张,把苹果云上的一个用户登陆密码给改变了。改变以后,再去登录就是非授权性登录。按照苹果手机设定程序,你第一次错了,第二次登陆就需要间隔一段时间,第三次第四次登陆间隔的时间就会递增,用错误密码登陆达到一定次数,还会引发手机自动锁定和自动销毁数据程序的启动,最终导致手机数据无法回去。这种程序杜绝了联邦调查局通过计算机算法找到密码的可能性,同时也导致苹果的技术专家,无法有把握的进入苹果手机系统,获取相关数据。如果FBI与苹果的技术专家一道认真研究办法,或者说认真研读苹果公司提供的相关指南,可能不会导致这个数据最后被锁死。因此,不是苹果公司不想提供恐怖分子留下来的手机里的数据,而是因为联邦调查局的错误操作,导致苹果公司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用技术解决这一问题。

    第二个,按照美国相关法律的规定,FBI让苹果公司跟他配合没有问题,苹果公司有义务满足因反恐而提出的调查要求,并全力配合联邦调查局的调查活动。但这一切都必须满足美国法律的要求。在刚开始调查的时候我已经强调过了,苹果公司是非常配合的,积极参与FBI组织的各种调查活动,提供各种苹果公司拥有的数据。但苹果公司逐渐感觉到,在合作的过程中,FBI除了前面提到的自以为是的傲慢以外,即自己乱解锁以外,还有就是不想按美国的法律要求办事。FBI以为拿到了反恐这个上方宝剑,苹果公司就应当无条件配合。当苹果公司在FBI把事情搞砸之后,由于苹果手机独特的密码设定程序和苹果公司技术能力之外的原因而无法帮助FBI把那部手机打开之后,FBI已经失去了与苹果公司共同解决问题的耐心,首先表现出了对苹果公司的不信任,以为苹果公司在与自己对着干。在这种情况下,FBI还是自视自己有反恐这张大旗,还有资本,就运用司法程序,让初审法院通过司法令状的方式,迫使苹果公司重新制作一个解锁程序,让FBI用这个解锁程序来打开两名恐怖分子留下来的手机。

    这也是苹果公司不能容忍的。苹果公司认为这么重大的涉及用户隐私和数据保护和国家安全的案件一个事件,应当经过公众广泛的、深入的、全面的、仔细的讨论,至少应当给苹果公司以合理的时间期限来搞清楚里面的技术问题。FBI请求法院下令苹果公司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初审法院下了这个令状,这样就把苹果公司逼到了死角,如果按照法院的要求来重新设计一套程序解锁苹果手机,就会成为一个先例,以后政府动不动就可以要求苹果公司做这样的配合,苹果手机的保密性,至少在政府这个层面,在FBI这里成为笑话。

    苹果是国际公司,其产品遍布世界各个地区各个角落,可以说,没有哪个国家的人不用苹果的手机和其他的设备的,如果这次苹果公司因为反恐而在美国轻易地就被美国政府制服,轻易地就来满足美国政府提出的解锁要求,将来苹果公司怎样抵御其他国家的政府部门提出的同类要求?也可以说,苹果公司如果轻易就范,苹果公司的形象和苹果产品所具有的商业价值就会受到巨大的影响和冲击。因此,从捍卫苹果形象和苹果产品的全球市场以及苹果公司的利益来年,苹果公司也绝对不会轻易配合FBI新出的解锁要求。

    还有一个苹果公司不能容忍的是,是初审法院应FBI之诉给苹果公司下达令状里要求的解决方案,法院要求苹果公司提供合理的技术支持,以帮助FBI保全苹果手机上的数据并确保FBI能够读取手机上的数据。在FBI错误重置其中一个嫌疑人在苹果云里的留的密码而导致苹果被锁死的情况下,令状要求苹果公司为打开数据重新做一套程序,这在苹果公司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试冒险去试,代价也是苹果公司无法承受的。第一,苹果公司在提交给联邦巡回法院的诉状里指出,开发这样的程序,至少需要公司配备四到六名核心的工程师,来重新做一套系统,所需要的时间大约在四周左右,而且不能保证做出来的系统是否能够满足初审法院令状里提出的要求。更为要命的是,这个系统做出来以后,并非像FBI声称的那样,仅仅一次性地用于对该部手机数据的读取,还需要对苹果系统的兼容性进行综合而全面的评估。评估完了以后,方案还有一个实施的过程,还有一个在实施的过程中不断发现问题纠正问题的过程。可以说,如果按照初审法院令状的要求,或者苹果公司要满足FBI的要求,会是苹果公司陷入一场人力物力耗费巨大同时有可能无功而返的工作中去。

    苹果公司还比较愤怒的是,FBI启动司法程序,将苹果公司至于两难境地。如果不执行初审法院的令状,苹果公司就会陷于不守法的境地,如果苹果公司按照出生法院的要求,为FBI开发后门程序,苹果公司不仅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最后很可能会无功而返。因为就连苹果公司自己,都不能在自己不拥有用户数据的情况下,在用户的手机因为非法登陆而被锁死的情况下,读取只有用户自己才能读取的数据。最要命的是,苹果公司苦心经营的保护用户隐私的系统,如果能用新系统成功的破解的话,会因为新开发的系统而是自己苹果产品的安全性能大大降低,会损害苹果产品在全球用户心中的形象。在上诉状里面,苹果公司还对FBI保持了理由较为充足的怀疑,认为FBI即可以将新设计的程序应用于对该部手机数据的读取,也可以用于对其他苹果手机用户数据的读取。而这个系统和这个技术被被犯罪分子掌握,所引发的安全问题和安全隐患,将难以估量。因此,苹果公司认为FBI和初审法院要求的解决方案,对苹果公司来讲,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从维护自身利益和名誉的角度,从维护苹果用户个人隐私和个人数据安全的角度,苹果公司都有与FBI血战到底的充足的理由和动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